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资讯 > 正文
最新资讯
联系我们

随州市电子商务职业技术培训学校    
电 话:0722-3322088
手    机:15172777631
地 址:随州市交通大道509号国际汽车城8栋3楼3606

最新资讯

外卖员猝死难获赔,灵活就业者需要法律庇护

作者:admin 来源:https://wap.peopleapp.com/article/6101288/6011396 日期:2021/1/9 10:25:07 人气:167

2020年12月21日,43岁的某外卖平台骑手韩某伟在配送了33单外卖后,倒在了第34单外卖配送途中。经警方调查,韩某伟系猝死。其家属在追究其工伤保险责任由谁承担时,被平台告知,韩某伟与平台并无任何关系。近日,该平台回应,出于人道主义愿给家属提供2000元赔偿,其他则由保险公司理赔为主。

而保险公司的理赔数额同样微薄。因为韩某伟生前只买了一份1.06元的旅行人身意外伤害险,猝死只获赔3万元。

一个生命在工作期间猝然离去,却只能获得如此少额的赔付,这在网上一石激起千层浪。外卖平台在事后如此快速、决绝地做出劳动关系切割,让人不适,而无论其“人道主义”的言辞,还是“2000元”的“赔付”,也都引发了巨大争议。

按常识,韩某伟在外卖平台中工作,打得是平台旗号,穿得也是平台提供的工作服,其收入也全依靠平台的配单与结算,说他与平台无劳动关系,其工作途中的死亡无法被认定为工伤,这让普通网友难以接受。

而事实上,由于外卖骑手不与同平台直接进行签约,因此在法律上也不存在劳动雇佣关系,进而也无法被认定为工伤向平台要求赔付。并且,外卖骑手在入驻时,平台往往还会与骑手签订一些免责条款,以降低自身的赔付风险。

说得更现实些,就是外卖骑手们缺少法律的保护。

在就业形式上,外卖骑手和网约车司机一样,同属于灵活就业范畴,而这样一个就业概念,在我国的法律中尚属空白。目前,劳动合同法仅对劳务派遣这一特殊的灵活就业方式设定了一些条款,就业促进法甚至未提及灵活就业这个概念。因此,对于灵活就业者权益的维护与保障也并不完善。

外卖骑手猝死难获赔事件暴露出的问题,正是劳动保护法中关于灵活就业者的保障缺失以及工伤判定标准的滞后性。

在过往的司法案例中,外卖骑手和平台因为很难被认定存在劳动雇佣关系,所以被认定工伤获赔付的也很少。但纵使如此,也不能就此认为平台对骑手可以完全脱责。

外卖骑手虽然与平台目前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劳动雇佣关系,但二者存在经济与人身上的关联,并且外卖骑手在事实上也受到平台的管理和制约。虽然作为一种新兴的就业方式,二者的劳动关系触及了法律的空白之地,但完全罔顾他们之间的劳动关系事实并不客观。

在国内和韩某伟一样从事外卖行业的骑手数以百万计,据统计,韩某伟所在平台骑手平均年龄是31岁,其中90后骑手占比达47%,骑手中超过20%的服务业从业者,其家庭收入全部来自骑手工作所得。如此多的人,将家庭的经济来源完全寄托于此,他们的劳动权益也理应得到更充分的保障。

为此,相关监管部门该尽快将灵活就业纳入立法内容或计划之中,将灵活就业者更充分地纳入劳动保护法的范畴,改变过往传统工作机制下的工伤认定标准,让更多的就业者能够得到法律的荫护。

与此同时,在工伤、商业保险层面,也可以给予这一群体更多保障。例如,政府可以出台相关条例,将从事新兴业态的灵活就业者更多地纳入工伤保险的参保范围中,给予他们最基本的保障。

外卖骑手在寒冬中猝死街头本是一场悲剧,而理赔无门,平台可合法避责,又让公众增添了一丝悲愤。对于为数众多的灵活就业者,无论在法律还是政策上都需要给他们更多保障,为勇于从事新行业、追求更好生活的他们提供基本的庇护。